?
                A+ A-

                讓孤殘兒童感受母愛溫暖—記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、山東省濰坊市兒童福利院副院長楊守偉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  發布時間:2021-07-20 11:51:41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圖為楊守偉與福利院的孩子們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圖為楊守偉正在給孩子喂輔食。 (山東省濰坊市兒童福利院 供圖)

                  7月15日上午,根據黨史學習教育安排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邀請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、山東省濰坊市兒童福利院副院長楊守偉在委機關作專題黨課報告。這堂特別的黨課,讓在場眾多“久經沙場”的紀檢監察干部流下了感動的淚水。楊守偉是黨的十八大、十九大代表,曾先后獲得全國勞動模范、全國五一勞動獎章、全國三八紅旗手等稱號。報告會后,記者采訪了楊守偉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點亮孩子們眼中的那一點光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工作很簡單,就是照顧小孩……”說起福利院的工作,楊守偉就像一個普通母親在講述自己與孩子們的故事。但濰坊市兒童福利院的孩子重殘率超過90%。這些讓親生父母都感到絕望并將其遺棄的孩子,照顧起來難度之大,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對福利院孩子們的情況早有心理準備,可當第一眼看到這些孩子時,楊守偉依然感到強烈的心靈震撼。在這里,智障、腦癱、肢體殘缺、唇腭裂等都是常見病,甚至還有艾滋病、梅毒等疾病。而楊守偉和同事們的工作,就是給這些孩子喂奶喂飯、把屎把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初那段時間,楊守偉也曾本能地抗拒過這種生活??墒?,每當拉著一只只小手,聽著孩子們“媽媽”“媽媽”地叫著,她的心立刻就軟了,一點也顧不得想別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個患有強直性腦癱的孩子,名叫小舟,她來福利院的時候才9歲,不會說話,也不認人,除了頭部稍微會動,身體其他部位一點都不會動。楊守偉每天給小舟喂飯,給她做撫觸,抱著她感受世界。在與楊守偉的每天共處中,這個看上去麻木、全身僵硬的孩子,漸漸能辨清楊守偉的聲音,而且,她也只讓楊守偉一個人給喂飯。如果別人喂飯,她會緊閉著嘴唇,一口也不吃。非等楊守偉過來,先按摩一會她的臉,捋一捋胳膊、腿,笑著和她說一會話,她才使勁地張開口吃飯。隨著全身器官功能逐漸衰竭,小舟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,可她對楊守偉的依賴卻從未改變,直到在楊守偉懷中安靜地離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還有一個腦積水的孩子小蓉,就是人們常說的“大頭娃娃”,入院時只有4個月大,至今已經在福利院生活了15年。由于病情嚴重難以治愈,腦部積水一直在增加,她的頭被撐得特別大,頸椎承載不了頭部重量,大腦也不停地萎縮,意識越來越模糊。除了日常照料,楊守偉每天都帶她去活動室玩耍,去院子里感受陽光,看花開花落,給她講四季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像小舟、小蓉這樣的腦癱、腦積水孩子,不會走路,不會說話,甚至沒有一點意識,在有些人眼里,甚至在親生父母看來,就像一個個沉重的包袱??稍跅钍貍タ磥?,他們既然來到世間,就應該被好好對待,就應該享受到母愛的溫暖。“孩子知道誰愛他,他們會用眼里的那一點光來和媽媽對話。能夠點亮孩子們眼中的那一點光,我感到很幸福。”楊守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細心和耐心是會創造奇跡的”

                  孩子們被遺棄,大多因為身患罕見疾病。作為孤殘兒童的媽媽,只憑一顆愛心,是遠遠不夠的。為了照顧好孩子們,楊守偉苦學嬰幼兒照料、殘疾兒童護理、日??祻偷葘I知識,取得了孤殘兒童護理員、高級育嬰師、營養師、康復保健師等多項資格證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正月初五,110民警給福利院送來一個孩子。楊守偉打開小被子,看到孩子瘦得皮包骨頭,身體非常虛弱,被子里還夾著一張紙條:“艾滋病抗體陽性。”看到“艾滋病”這個可怕的字眼,楊守偉一下子愣住了,各種可怕的畫面出現在眼前,身子也下意識地向后躲??墒?,她轉念一想:“孩子來到福利院,我就是她的媽媽,作為媽媽,怎么能嫌棄自己生病的孩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遇到艾滋病患兒,不知道怎么護理,楊守偉就反復咨詢防疫站專家,并給聯合國少年兒童基金會的醫學博士馬郎發郵件求助。馬博士回復說,孩子是母嬰傳播導致的抗體陽性,和真正的艾滋病患者不一樣,只要做好防護,是沒有傳染危險的,如果精心撫育治療,還有可能轉陰。楊守偉趕緊把這些信息轉告同事們,鼓勵大家齊心協力照料孩子。孩子8個月大時,市疾控中心體檢結果顯示,抗體轉陰。隨后,連續4次體檢,結果全部陰性。這讓楊守偉和同事們高興得直掉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8月的一天,楊守偉剛下班回到家,同事就打來電話求助:“楊姐,你快來吧,剛送來一個孩子,我看了很害怕。”楊守偉心想,作為兒童福利院的媽媽,什么樣的孩子沒見過,害怕什么呀?可當楊守偉第一眼看到孩子時,也差點叫出聲來。這個孩子大概有兩三歲,眼皮外翻,眼珠通紅,臉、脖子、前胸、后背、兩腿,幾乎每寸皮膚都翻裂起來,一片挨一片,跟魚鱗一樣,“魚鱗”下邊,到處是血口子,一道一道,密密麻麻,很多還化了膿,血水、膿水混在一塊兒,散發出嗆鼻的氣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心里也有些害怕,也擔心會被傳染,可看著坐在紙箱里的孩子,楊守偉來不及細想,趕緊抱起孩子,帶她去洗澡、處理傷口,換上干凈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孩子智力正常,但是不哭不笑,也不說話。因為皮膚到處開裂,皮下組織大面積外露,稍微伸伸胳膊、動動腿,就連皮帶肉扯得孩子齜牙咧嘴。楊守偉后來得知,孩子得的是魚鱗病,這是由于基因突變導致的皮膚病,無法根治,只能通過細心護理,緩解病情。由于魚鱗病十分罕見,楊守偉查遍了資料,也沒有找到具體護理方法,但她根據護理原則,想了一些特殊方法:勤給孩子洗澡,捧著溫水,一點一點地灑在身上,讓皮膚逐漸濕潤也逐漸適應溫水帶來的刺激;每天涂三遍藥,凡是開裂的皮膚,都要輕柔地涂抹到;為避免浮起的“鱗片”扯到有用的皮膚,必須盡早剪掉這些“鱗片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楊守偉高興地說:“事實證明,細心和耐心是會創造奇跡的。”經過一年多的精心護理,孩子身上的傷口開始愈合,魚鱗狀的皮膚逐漸脫落,身上許多地方開始有了正常膚色。有一天,楊守偉給孩子洗澡時,她突然抬頭叫了楊守偉一聲:“媽媽。”手里正舉著毛巾的楊守偉,愣住了,她一直以為這個孩子不會說話呢!可那聲“媽媽”是那樣清晰,這是她給媽媽的愛的回應!

                  “孩子的健康成長是我們最大的快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兒童福利院工作了21年,楊守偉見證了許多幸福的時刻,但也經常面臨生離死別的無奈和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6月,不到2歲的心心被遺棄在街頭,民警將他送到了福利院。經過醫生檢查,心心的右眼患有視網膜母細胞瘤,俗稱“眼癌”,只能做手術,摘除右眼球。但術后不到一年,不幸再次降臨到這個可憐的孩子身上,癌細胞侵蝕了他的左眼,并向全身轉移,醫生也無能為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心心最后的日子里,疾病給心心帶來的折磨,時時揪著楊守偉的心。楊守偉恨不得把所有的愛都給他,經常抱著他,給他講故事,變著花樣給他做好吃的。但不久,心心左眼視力也完全失去了,眼球突出了眼窩,開始化膿流血。每天,給他清理傷口的時候,他都會疼得撕心裂肺地哭喊,這時楊守偉也忍不住陪著他一起掉眼淚。心心哭得厲害時,楊守偉就拿煮雞蛋哄他,這時心心就停下哭喊,一只小手握著熱乎乎的雞蛋,用另一只手摸索著伸過來幫楊守偉擦眼淚:“媽媽,不哭,媽媽,不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6月,昏迷很久的心心,忽然清醒過來,趴在楊守偉懷里說:“想吃火腿腸。”憑著以往的經驗,楊守偉知道,孩子可能剩下的時間不多了。為了不讓其他年輕的媽媽們經歷與孩子永別的痛苦,楊守偉就把年輕的同事支走,自己送了孩子最后一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福利院的孩子們來說,最好的出路,是進入家庭、回歸社會。所以,楊守偉和同事們盡最大努力給孩子治病、做康復訓練、上特教課,讓他們恢復健康,為將來進入家庭、進入社會做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健健是一個患唇腭裂的男孩,剛出生就被送到兒童福利院。因為吞咽器官不全,健健進院前因為進食困難,長期營養不良。用上楊守偉專門為他設計制作的唇腭裂患兒“吸管式”奶瓶后,順利解決了進食困難,體質也很快有了明顯增強,還去北京做了唇腭裂修復手術。在4次手術后,健健的唇部、腭部修復得非常好,發音也正常了。為讓健健感受到家的溫暖,楊守偉經常把他帶回自己家里過周末,帶他一起外出旅游、參加社會活動,還把他送到附近幼兒園就讀,幫助他更好融入社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8月,當知道一個家庭要收養健健時,楊守偉既高興又難過。臨行前一天,楊守偉最后一次把他帶回家里。晚上很晚了,健健始終都不肯睡,一直鉆在楊守偉的懷里,小臉緊緊地貼著楊守偉叫媽媽。第二天,楊守偉沒敢去送他,因為她怕控制不住自己。離開福利院時,孩子苦苦央求跟楊守偉通電話:“媽媽,我想你了,我還帶著你的照片呢!”聽到健健戀戀不舍的聲音,想著這輩子也許再也不能跟健健見面了,楊守偉的眼淚再一次止不住地往外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沒有明文規定,可考慮到養父母的感受,考慮到孩子的成長,楊守偉給自己定下一個不成文的規矩,那就是狠下心來,把兒童福利院的經歷從孩子們的心里刪除。“這些年,凡是被領養的孩子,我們都不再聯系,也一般不接受養父母、孩子們的主動聯系。除非極特別的機緣,否則,孩子被領養時就是我們的最后一面。只要孩子們在自己的家庭里高高興興地生活、健康成長,就是我們最大的快樂,也是對我們最大的安慰。”楊守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兒童福利院工作的21年,楊守偉見證了這里從幾間平房變成了建筑面積18000平方米、中央空調全覆蓋的一流福利院。如今的濰坊市兒童福利院,康復訓練室、活動室、治療室、教室、圖書室等功能房間一應俱全,而且還配置了先進的生活娛樂、醫療康教、消毒消防等專業設備設施。以前,媽媽們是用體溫和暖水袋給早產兒保持體溫,現在這里有了6個保溫箱;以前,一張床上放著兩個孩子,現在,這里實現了單人單床;以前,孩子們的尿布都是媽媽們自己用舊床單、舊衣服改制的,現在孩子們全都用上了紙尿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楊守偉說:“福利院的條件不斷改善,是因為黨和政府在不斷投入,我們只是黨和政府溫暖的傳遞者。我深切感受到黨和國家的偉大力量,打心底感激這個美好向上的時代。如果說我們在基層做了一些工作,我想這是黨和政府扶危濟困的縮影。不管我走到哪里,不管什么時候,能定義我的,只有‘媽媽’兩個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 曹靜靜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倩